Saturday, 12 November 2011

十年

2 comments:

Guanyu 道 said...

As much as I tried, it's so bloody difficult to forget someone. Why do we have feelings to feel the suffering?

Guanyu 道 said...

如果那两个字没有颤抖
我不会发现 我难受
怎么说出口 也不过是分手

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
牵牵手就像旅游
成千上万个门口
总有一个人要先走

*怀抱既然不能逗留
何不在离开的时候
一边享受 一边泪流

#十年之前 我不认识你
你不属于我 我们还是一样
 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
 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

 十年之后 我们是朋友
 还可以问候 只是那种温柔
 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
 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

REPEAT*#

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 才明白我的眼泪
不是为你而流 也为别人而流